telegram超级索引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。telegram超级索引包括telegram超级索引、telegram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。telegram超级索引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| 流浪骑手仍然找不到睡觉的地方。

赵斌已经在外“流浪”18天。

3月26日早晨9点,他出门跑外卖;晚上10点回家,发现小区已经封了。

妈妈在小区门口给他换了一辆满电的电瓶车,又递给他两样东西:一个垫子,一床被子。赵斌去附近超市要了两个纸板,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睡了五晚,白天把睡觉的家什藏起来,骑车去跑单。

到了4月1日,一个好心的车店老板让赵斌借住在自己店里的阁楼上,他总算不用白天藏铺盖了。

4月6日,上海官方在发布会中提到,疫情封控中仍有1.1万名外卖骑手在外。他们承担着全市2500万居民的配送需求,而在小区大面积封闭的情况下,在外就意味着无法回家。

4月12日,“上海网络辟谣”公众号发布消息,对外卖员是不是没有地方可住做了报道。饿了么、蜂鸟、美团等平台负责人都称疫情封控中,平台有为骑手准备的免费住宿,此外有“众包”骑手也称申请到了免费的酒店。

但作为众包骑手,赵斌没有捕捉到申请住宿的消息,一直到12日的晚上,赵斌仍住在车店的阁楼上,出门遇到的骑手还在说“待会儿找个地方睡觉”。

赵斌也和同行聊聊天,最多的两个话题就是:单价和睡觉。有的人睡在桥洞,但是那里不遮风避雨,卫生条件也很差;有的人睡在ATM自动取款机小隔舱中,小是小点,但不怕下雨,还带锁。

刚开始的几天,赵斌明显感觉到单量变多,即便是正常接外卖平台的订单,日收入也从四五百涨到了六七百。但是4月1日更严格的防疫措施下来后,外卖单子也不好跑了。

他也脱离平台“帮买”,有时候让客户看着给点跑腿费,有时候直接报价80~100元,也有的时候干脆不收费。

一个女孩找赵斌买烟,说自己没钱了,来上海工作才一天就被封控在小区里,工作也没了。赵斌给她买了烟,还顺便带了一些肉过去,肉没要女孩付钱,跑腿费也没有收。然而女孩甚至没有说一句谢谢,还是让他心里不舒服了一阵。

给赵斌借住车店的老板,后来确诊新冠阳性,转运之前,他给赵斌打电话,拜托赵斌买点水果、抗原自测试剂盒。赵斌听他的语气并不慌张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这个关键时刻帮助自己的大哥。

他买了东西,还自己花钱给老板买了几瓶饮料,放在小区门口,会有志愿者帮忙送上去。至今,赵斌和老板仅有的一次“一面之缘”,还只是老板给他扔钥匙那天,一个在地面一个在五楼窗口的匆匆一眼。

赵斌没有月入过万,这段日子他总共赚了一万多元钱。近一周,赵斌已经不怎么出去了,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出去跑单,不为别的,他说自己也会害怕:“都是拿命在跑。”

以下为赵斌口述实录。

A

我家里有几辆电瓶车,每次跑到快没电了,我就回家换一辆继续。

3月26日,晚上10点,我电瓶车快没电了就想回家,到了小区门口却发现拉起了绿网,还拴着铁丝,旁边坐着穿志愿者马甲的人,已经封禁了。

我是进不去了,就让我妈推一辆电瓶车和我换,她还给我递出来垫子、被子,我得找个地方睡觉。

我知道有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开在小区门外,那是我之前帮朋友租房子去过的小区。于是我先去超市要了俩纸板,又借了个充电宝,就去那个停车场睡觉。先铺纸板,再放个垫子,天气还有点冷,好在我的被子还挺暖和。

活了34年,这也是头回睡地下室。以前做过的工作很多,那时候给电力公司做外包的活儿,风吹日晒的也得爬电线杆,所以这个苦还是能吃的。我睡觉也向来比较沉,那天早晨九点出门跑单,一直折腾到快凌晨躺下,挺累的,一觉睡到天亮。

第二天起来,把睡觉的家伙什藏在楼梯间的角落,骑上摩托去跑单了。

其实对小区被封这个事也有心理准备,天天在外面跑,看到不少小区已经陆续在封,我们小区算封得比较晚的了。再上路就能感觉出来,单量明显变多。

我还是照常在外卖平台接单,以前一天赚四五百,封控之后一样跑十几个小时,可以赚六七百。

除了晚上委屈点,其他感觉还行,但是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很快就不能待了。有天晚上我回去准备睡觉了,把电瓶车推到小区旁的充电桩准备充个电。这时候就看到有两个女孩子居然从停车场跑出来了,要知道这个小区早就封了,我朋友都被封在里面了的。

那两个女孩子也看到我了,我就假装专心地坐在电瓶车上等充电,她们过了十分钟提着几个袋子回来了,又从停车场进去,这下我明白了,应该是偷偷跑出来买东西的。

正巧那天白天,我还听到这个小区的业主在门口和居委的人吵架,说他们不该放人出去什么的,那这两件事凑一起,我就害怕了。

我朋友下楼找我,我俩隔着小区的栅栏聊了几句,我和他说了这个事情,我说我不能在这睡了,太危险了,这要是抓跑出来的人,一看到我,给我也干进去了怎么办。

趁没人,我去藏东西的地方掏出来我的纸板和被子什么的,当晚就跑去了附近的一家商场。

那个商场还营业,但是人已经很少了,白天都很冷清,我也很顺利地到了地下停车场,在那里又睡了几天。

在地下室睡地这几天,我倒是没在同个地方看到骑手睡觉的。但是我知道大家晚上都得找地方休息,有时候白天我们也会聊聊,有的人睡在桥洞,那地方什么垃圾都有,还有些不明物体;有的人谁在ATM自动取款机的隔间里,遮风避雨的还带锁。

3月底的那几天,总体来说还可以忍受。我白天在外面照常接平台的单,饿了就随便买点什么吃了,看到核酸检测点,我就去测一下核酸。但是到了4月1日,浦东全部封控,感觉一下就不一样了。

那天白天,外面还在开的店一下变得很少,我只在下午六点休息的时候,坐在电瓶车上吃了块面包。白天一直在下雨,没有雨衣,我的衣服都淋湿了,也没办法,就任它去。夜里十一点,之前认识的一个卖菜小哥喊我去帮他“抢货”。

不存在什么提前订好去提货,他开着一辆小轿车,我们开车到一处,等卡车来,一等一小时,车到了,就赶紧下车上去“抢”。很多卖菜的一起凑到大卡车那儿搬货,人特别多,二十个都有了。土豆、番茄、洋葱、大葱……都是成箱、成捆的,不论斤卖。一处“抢”完,我们就开车去下一处。他二十多的小伙,加上我,我俩算是“抢”的够他卖几天了。

那会儿已经不下雨了,我身上挂着湿衣服,特冷。忙到半夜三点多,我们实在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就满街找吃的。

突然我看到一家兰州牛肉面馆前面听着骑手的车,我猜可能是在接外卖单。最近有很多餐馆都会上线个十来分钟,接几单外卖就下线。

我们跑到门口,果然是有人的,但是门锁着,进不去。我就隔着门,和老板说我是骑手,我实在太饿了,能不能给我卖碗面。老板是个年轻人,胖胖的,刚开始有点犹豫,因为不允许堂食嘛,我就好说歹说,我真的太饿了。

那个老板人很好的,还是给我们做了两碗面,用一次性饭盒装着递出来,也没多收钱,一碗十三块。我们就在路边吃了。好冷,吃着那个面喝着那个汤,滋味没得说,我还发了个朋友圈呢。

赵斌发的朋友圈

B

那天也是一个转折点,我不用再睡地下室了。吃完面,买菜小哥就提议说在车里凑合一晚,后座有东西,我俩在前排趴着睡,第二天六点就醒来了,腰酸背痛的。菜店小哥跟我说,他认识一个车店老板,现在反正在封控在家里呢出不来,可以把店借给我住住。

他家窗户临街,我就去路边等,他把钥匙丢下来,这个好心的车店老板我也就见了那么一次,还是我在路上,他在五楼,远远的,根本看不清长相。

我拿了自己去店里开门,店里一楼是摆放的电瓶车,楼上是一个小阁楼,我就在那里休息,把家伙什都铺在地上。除此之外店里还有热水器可以洗澡,有电磁炉可以做饭,我告别了地下室。

最开始帮人跑腿买东西不是我自己主动的,有天我接了一个平台外卖单,下单的是位大姐,她联系我问我可不可以帮忙买包烟带过去,后来她住在别墅区,还建了个群,把我和一些业主拉了进去。

刚开始我就说跑腿费看着给就行了,有的给二三十,有的给五十,也有的给一百。这样帮忙买了几天,疫情也越来越严重了,我感觉每一单都在用生命跑。而且拿着各种需求去一个个买再送过去,这个过程比较麻烦也比较累的,我没有在商品上加价,就提出说跑腿费这样不行了,之后就80~100元,你们看着给。

有一天他们那个小区十几个单子,我和另一个大哥一起跑去超市、菜场、药店挨个帮忙买,有的东西这家超市或者菜场没有,我还会去多找几家问问,争取都给买到。从早晨九点一直忙到下午两三点,跑腿费一共收了900块,最后和大哥五五分,一人赚450元。

而且这其中还有五六单买药的,我到了小区门口联系不到人,在群里没有回复,私信也没有动静,等了好久。那批药的价格得有两千多,也是我先垫付的,然后就一直联系不到人,这下差点砸到我手里。还好那个药店的老板娘人比较好,我拿回去她都帮我退掉了。

那这个收入,说实话我正常接外卖平台的单子,时间精力来说没有赚更多,甚至是更少的,但是有的顾客不这么觉得。开始有人给大姐发私信说我收费贵,还有的人直接质疑我给商品加价。

我挺生气的,在群里回复说买东西的店名都告诉你们,你们查了电话打去问好了,我有没有加价一分钱?然后我就退群了。反正有人觉得真需要什么东西,这个跑腿的费用也能接受,找我,我还是会去给买,这个事情其实说起来很简单。

人有的时候挺奇怪的,我心里挺无奈的,我知道有的骑手会加价到商品里,跑腿费用收的少,其实加价很狠的,但买东西的人反而觉得挺好。那天我去一个超市买东西,就看到另一个骑手拿了两条烟,说平时是300块的,卖人700块,跑腿费倒是只有50块。

我也知道真的有赚了比较多的骑手,我有不是这行的朋友住在别的区,说那里让人给买东西收费已经到两三百了,很夸张。我想给他们送点东西过去,没通行证也过不去,没办法。

在外面遇到同行,取餐的时候聊聊天,最多的两个话题有两个,一个是最近的单价低了,另一个是在哪儿睡觉。前天我又去吃拉面,遇到个取餐的外卖小哥,矮胖矮胖的,他说头一宿就坐在电瓶车上睡的,之前还睡过桥洞。

你和我说众包也可以申请酒店,客服电话打了之后有人给我回电话了,但是说酒店已经满了。

C

工作嘛,不管是跑平台的外卖单,还是自己帮人买东西收点跑腿费,那肯定还是出来赚钱的,但是我也想做自己,不要太亏心了。

跑腿的费用收的不算高,有时候干脆就让看着给,也有不收的时候。买东西也不是说问一家没有就没有,我还是会多问问,甚至有时候我觉得哪家的明显价格太高了,也会去别家给人买。

有一次有个女孩也是在外卖平台点东西的时候,联系我说能不能带包烟,我顺便就给她带过去了。然后我和她说,之后还需要买什么的话,找我就行了,给个跑腿费就行,我帮你买。

过了几天女孩在微信上联系我买烟,我说可以的,跑腿费看着给就行,也没报价格。结果我这么一提,女孩就说她没钱了,刚来上海找到工作上班一天就封禁在家了,工作也没了。我当时还和她开玩笑,说没钱就戒烟吧。

但玩笑归玩笑,我还是去给她买了烟,顺路回去取了一点冻肉和菜,一块送过去了,结果她连句谢谢也没说。

怎么说呢,付出总归是有回报的,但人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回报。

那个给我借住店面的老板,前几天也确诊新冠阳性了,他给我打电话,说当晚就要转运了,让我帮忙买点水果和抗原自测试剂盒。我给他买过去,还自己给他买了几瓶饮料,还是没见到面的,放在小区门口,会有志愿者给他送去。

本来我们之前没什么联系,这次之后,我们就时不时在微信上聊聊天。他确诊之后等了几天才转运,结果去了方舱第二天就转阴了,现在还没运回来。大哥不管是之前打电话给我,还是后来聊天,都没表现出紧张什么的,我就想着,也是吃过苦的人吧。

赵斌昨天拍的上海街道

最近我跑单的次数也少了,肯定有人现在很振奋地在跑单,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的。

我爸妈也挺担心我的,每天打电话都会嘱咐我多注意,我爸还说让 *** 脆就不要再跑了。我今天就只出去跑了一次,是帮之前的一个顾客买点肉和菜。

另一方面,也会有心理负担,我给那么多人送东西,如果我真的确诊了,去方舱没什么的,但是他们得吓死吧。

说起来,我做外卖也就一个月。

之前我在餐饮行业,去年在上海的一个店面做店长。夏天我辞职回老家四川,把我那套2015年就买了的房子装修了一下,顺便还过了个年,可能有十年都没有那样休息过了。回到上海之后重新找工作,就一直没有找到符合我预期薪资的,突发奇想注册了众包,跑外卖,时间灵活,想停就停,随时可以关机下线。

3月底上海疫情开始变严重的时候,我没有想过会很快就好。2020年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在北京的店面做店长,堂食一封就封了一个月,我和其他员工就在店里忙外卖,我给他们做饭,有时候我们一起弹弹吉他,唱唱歌。

这次我在上海这几周,也算是看到了很多事,那别人怎么做,我也没办法去评论,只能说是看个热闹。

这次疫情过后,可能餐饮行业的情况会更差,我应该会继续跑外卖。

欧博开户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“流浪骑手”口述:我为上海送外卖,已18天有家难回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传播“武警将接管上海【hai】社区”谣言的微信群组“zu”被封停
1 条回复
  1. trc20官方交易平台(www.usdt8.vip)
    trc20官方交易平台(www.usdt8.vip)
    (2022-04-24 00:03:11) 1#

    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